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妩媚

新的一年,新的心情,新的挑战,新的起点...

 
 
 

日志

 
 

客赣方言浊上字调类演变的历史过程1  

2008-01-17 13:33:47|  分类: 仓颉之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客赣方言浊上字调类演变的历史过程

                    汕头大学文学院 中文系           严修鸿

                    香港城市大学 中文、翻译及语言学系

    客家方言古浊声母上声字的调类分化是汉语史上令人注目的语音变化,是客家方言史研

究中的重要课题,海内外不少学者对此已有一定的描写和论述,参见桥本万太郎1973,李玉1985,黄雪贞19871988,罗杰瑞1989, 邓晓华1993,李如龙,张双庆1992,蓝小玲1997。研习过前贤关于这个问题的著述后,觉得仍然有许多问题值得深究:

1.  客家方言里,哪些浊上字归阴平?哪些不归阴平?这两类字在口语里各占多少比例?

2.  古浊上字调类分化的类型和数量上呈现地域差异,具体情况如何?说明什么问题?

3.  古浊上字在客家方言里有阴平、阴去、上声、阳去等归并方向,为何出现如此分化?这些分化的历史层次性质如何?

4.  客家方言古浊上字的调类归并是怎样发生的?

5.  客家方言与赣语的在古浊上字的分化上有无联系?能否把这一历史音变当作两个方言划分的根据?

   5个问题在以往的著述中有的被忽略,有的论述欠充分,有必要再进行系统深入的探讨。

    第一个问题,笔者通过对武平坪畲点进行解剖麻雀,一共列出140个浊上归阴平的字(考察范围209个,不少是通过论证新发现的),并对该点归阴平的性质作了归纳(1996年增城第2届客家方言研讨会,参见严1998)。其余问题,笔者当年已一并成文(手写稿43页,太厚而未复印给与会者),98年的论文集限于篇幅未收入。现对其余部分作些补充,再次提出。

一、    地域差异和语词差异

1.      材料背景的说明

客家方言古浊上字读归阴平的现象,黄雪贞1988通过客家方言的内部比较作过描述。但该文选取的地点多数是这一现象的密布区,边缘地带的客家方言点未考虑在内。所列的基本上是粤东(梅县、兴宁、大埔、蕉岭、平远、丰顺,惠阳、陆丰、紫金、广东)或者从粤东搬迁出去的方言飞地(陆川、贺县,酃县、桃园,龙潭寺),因此在地理类型的广泛性上不能代表整个客家方言----赣南的十几个县说客家方言但竟无一个代表点,闽西的也仅一个---永定,但该县也是与粤东大埔紧邻者。所比较的53个古浊上字(其中36个次浊上,17个全浊上字)又都是所列举地点比较一致读阴平的那一类。该文最后结论是古浊上字归阴平是客家方言内部比较均衡一致的特征。

实际上,古浊上字归阴平在客家方言区的内部分布有明显的地域性差异,有的点归阴平的字数多,有的点字数少,有些地方甚至口语常用的古浊上字基本不归阴平而归为阴去调(黄雪贞1987列举的例字表中已经可以看出连平、惠州、始兴常用字归阴去的事实,但其1988文未列入这三个地点)。另一方面,就古浊上字而言,也是有的多数点一致地读为阴平,有的只见于少数地点。这两个方面不均衡的特征,是探讨客家方言古浊上字调类演变问题时不该忽略的。

*本文的工作得到香港研究资助局的角逐研究用途补助金的资助,项目负责人为香港城市大学人文学院的陈渊泉教授。

李,张1992《客赣方言调查报告》的字音表里共收入了114个古浊上字,地点分布比较均匀---闽西3个点,江西境内5个点,粤港合计7个点,广西2个点,该字音表虽有些文白异读的情形未能充分反映(本文将利用该书的词表尽量做些补充),但仍然是目前讨论本题较为理想的根据。

在附表1~5里收入该书字表所调查的全部浊上字今读的调类。该书收入客家方言点17个,在此补入笔者母语坪畲点,共18个地点。列表前有几个问题先说明如下:

a.  东莞的清溪镇浊去与清上字同读一个调,根据该书的标调原则改写为36调。

b.        根据词表补进的异读,在调类号的后头加上“*”表示,补上异读的词语参见各表底下的有关说明文字。

c.  大余、河源两个地点古浊上字古浊上字读阴去的与其他客家方言点读阴平者具有同一的性质(理由详见文二),因此统计时暂时与其他点归阴平者算做一类。大余点全浊上归阴平的那部分反而与其他点读做阳去调的那类相当(属于文读层次),因此不与其他点归阴平的那类算在一起。河源点极个别古浊上字归阴平倒是与其他客家方言点归阴平的相一致,估计是周围其他客家方言影响渗透的结果,故亦计作归阴平。

 

2. 讨论:哪些古浊上字在客家方言中读阴平

 

附表1-5中所列的114个古浊上字中,其中:

a.       半数以上地点(9个以上)有阴平(或相当于其他点归阴平层次的大余和河源的阴去)一读的有45个字:

i.                     坐、、尾、舅、懒、冷、岭、领、柱(9个字18点一致);

ii.                   买、被、上~、下(517点);

iii.                  有、淡、旱、断、暖、两、痒(716点)

iv.                 苎、咬、妇、软、丈、动、马(715点)

v.                   辫、满、重(314点)

vi.                 菌、忍(213点)

vii.                社、里、母(312点)

viii.              卤(111点)

ix.                 免(110点)

x.                   惹、簿、礼、野、厚、鳝、猛(79点)

b.       部分地点(3~8点)读阴平(或相当于其他点归阴平层次的大余和河源的阴去):25个字:

i.                     语、奶、吕(38点)

ii.                   亩後(27点)

iii.                  抱、伴、允(36点)

iv.                 以、柳、敏、户(45点)

v.                   稻、善、永、竖、藕、我、你、柿(84点)

vi.                 肚、演、肾、引、蚁(53点)

c.       极少数地点有阴平读法(或相当于其他点归阴平层次的大余和河源的阴去):28个字:

i.                     耳、李、伟、杜、是、笨(62点)

ii.                   祸、舞、米、罪、市、士、老、造、秒、赵、舀、篓、纽、染、犯、辩、像、象、倍、远、混(221点)

d.       各点均不读阴平(或相当于其他点归阴平层次的大余和河源的阴去)一读的有16个字:

部、辅、待、限、汇、跪、道、受、件、荡、静、五、女、脑、了、网

    以上列举表明,哪些古浊上字归阴平在不同地区是有差异的。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有:首先,取决于该字是否常用(特别是全浊上)。一般而言。口语里常用的古浊上字读阴平的可能性比不常用的要大,参见严1998。那些半数以上地点读阴平的45字都是口语常用字,若不常用则很可能读为晚近层次的去声或上声。如,梅县“厚”“抱”只有去声的读法,可能因为该点“厚实”用“笨”phun1,“搂抱”说“揽”nam3有关。其次,由于调查的原因,许多只出现在口语词的白读音未反映出来,像表示“肫肝”意义的“肾”,表示“厚”的“笨”,出现在“罪过”词语中的“罪”,应该很多点有阴平的读法的,可是都未能反映。因此,以上列举的归阴平的数字和比例是比较保守的。

 

3.              哪些方言点古浊上字阴平的比例高?

 

从附表1-5中可以看到,各个客家方言点古浊上归阴平的比率是不同的,按照归阴平的字数多少为序,依次为:坪畲68个,河源61个,香港56个,梅县55个,揭西53个,西河47个,连南46个,武平(岩前)46个,长汀46个,宁都44个,陆川43个,翁源42个,大余41个,清溪38 赣县34个,三都33个,宁化30个,秀篆30个(大余计5调者,河源计51调)。

其中,赣县,三都,宁化,秀篆四点古浊上归阴平的字数较少,不足所列举总数字114的三分之一。可能与这些方言点受到其他方言的渗透有关----赣县靠近西南官话方言岛赣州市;三都远离客家方言的核心区,是西北部赣语包围中的方言岛;宁化和秀篆都是与闽语像紧邻的边缘客家区。在其他方言的不断冲击下,作为客家方言特征之一的浊上归阴平就走向式微了。相对而言,两广地区和邻近粤东的长汀,武平等浊上归阴平还比较典型,字数较多。

 

a.       全浊上与次浊上的归阴平的差异

 

黄雪贞1988P241有个结论是:“(客家方言)次浊声母比全浊声母读阴平的字数多。”从这次列举的结果来看也不尽然。翁源、秀篆、长汀、宁化、大余、赣县以及河源、大余(后两点归阴去)都是次浊上白读比例比全浊上低的地方。宁化次浊上归阴平的字数最少,仅“尾懒领岭有两软”7个字,只占所统计次浊上字的13%。两广客家方言次浊上归阴平的比例比较高----清溪、梅县、揭西、坪畲(与广东平远紧邻)、连南、香港、西河、陆川各点次浊上归阴平的字数比全浊上归阴平的多,比例在44%以上。清溪与大余是两极----前者次浊上归阴平25字,全浊上13个,后者归阴去(相当于其他点归阴平的)29字,次浊上归阴去才12字。

总的看来,在古浊上归阴平方面,粤桂两地的客家比闽赣客家典型,这又以次浊上的地区差异为甚。可见古浊上字的调类分化在客家方言区内部也是有差异的。刘纶鑫1995:“在赣南的中部地区的客家方言(俗称本地话)中,这类字(次浊上归阴平)大约要少一半,而在虎山,韩坊,上犹,大余及兴国,这些字读上声,不读或只有少数读阴平。”大余的情况必须指出的是,尽管不读阴平,但是读为阴去则刚好吻合其他客家读阴平的层次。

粤桂两地客家方言除了常用的次浊上归阴平,也有些并不是口语常用的或者多数客家方言不读阴平的字也读阴平。如:香港---老永藕耳;河源---敏永雨远伟藕;清溪---敏允秒舀蚁;西河---允藕;揭西---敏;梅县:允;连南---米。

这个现象也许与粤语的权威方言广州话的阴上和阳上的调型强化或者影响有关,这两者在广州话里都是升调,与客家方言阴平的早期调型正好一致(参见本文三)。

 

b.       客家方言古浊上字的异读现象

 

从以上列表可以发现,所有的客方言点的古浊上字今读都有异读现象,异读的性质与严1998论述的坪畲点的情况相同,即阴平(河源,大余为阴去)一读一般是口语常用词,全浊与次浊上同归一类,而属于文读性质的异读则出现可能出现分化----全浊上归去声或阳去,次浊上则与清上字同读(武平揭西清溪等36同调者则看不出来了)。以下按照数量多少为序列出,括号内左边的数字是次浊上,右边的是全浊上:坪畲32[11/22],宁化16[5/11],梅县16[8/8],大余14[7/7],武平13[3/10],清溪11[4/7],翁源8[2/6],香港8[3/5],三都8[3/5],秀篆7[2/5],河源7[2/5],陆川7[4/3],赣县7[3/4],揭西6[1/5],宁都6[2/4],西河5[1/4],连南5[[2/3]

 

4. 该书中其他古浊上字的调类归并

 

《客赣方言调查报告》的词表中所收入的1000余条词语中,有不少古浊上字作语素的词,其中各点均备,便于对齐的,上表已收进(如:冷鳝),若字表里有的则以词汇表出现的异读补上。尚有15个字,因各地用字不一,不便比较,未列入表中。在此列出以备参考,为节省篇幅计,地名取首字,唯宁都,宁化易混,则定前者为 宁,后者为 化。

a.  [364页“挑(担)”]---梅、翁、清、武、长、宁、赣、香、大归阴平,河归阴去。

b.  [222页,“每天”]---梅、翁、武归阴平;赣、大、宁归上声。

c.  [373页,“偷懒”]---秀、武、长归阴平;化 归阳去。

d.  [218“扫墓”]---梅归阴平。

e.  [355页,“舔”]---梅、翁、连、揭、秀、武、长、化、宁、三、赣、西、陆、香归阴平,大(阴去)

f.   [355页,“吮吸”]---梅、武归阴平。

g.  [405页,“陡”]---梅、翁、清、揭、武、长、赣、化、香归阴平。

h.  [393页,“讨厌”]---翁、连、清、揭、武、西、清归阴平,梅(?)赣归上声。

i.    [215页,“鹅卵石”]---香归阴平,梅、翁、连、清、揭、秀、武、长、化、宁、赣、大、西、陆归上声。

j.    [320页,“鼓眼泡”,302页“眼珠”]---河归阴去,梅、翁、连、清、化、宁、赣、大、西、陆、香归上声。

k.  [261页,“门槛”]---梅、翁、连、清、揭、武、化、宁、三、西、陆、香归阴平,河归阴去,赣归去声。

l.    [305页,“口水”]---梅、揭、秀、武、长、化、宁归阴平。严2002此字考证为“演”。

m.  [247页,“产仔”]---大、河归阴去。揭、武、西归阴平,赣归上声。

n.  [256页,“蚌”]---翁、清、揭、香归阴平,河归阴去,连归上声,大 归阴平。

o.         [269页,“涮(碗)”]---, , , , , , 三归阴平,大, 河归阴去,宁归阳去。

二、客家方言古浊上字调类演变的历史层次分析

1.              大余、河源等地古浊上字调类分化的模式

 

    赣西南的大余(李、张1992),南康、粤北的连平、始兴(黄雪贞1987)、南雄县乌迳(庄初升2002根据万波的记音稿邮告),粤中的河源(李、张1992)、惠州(黄雪贞1987,詹、张1988)等这一块相邻的方言区的古浊上字往往读为阴去而不是归阴平:

 

浊上A类字:古浊上常用字不分全浊次浊归阴去调(以下简称为浊上A类字):

梅县点古浊上归为阴平的,在大余以及河源就归为阴去!可惜,该书并没有就此问题进行探讨,195页只一句话提到:“河源部分浊上字读归清去字(5调)”。大余却被忽略了。

像河源、大余这样的浊上字的归并方式的还有惠州、连平、始兴,南康、南雄乌迳:

惠州:老lau5、尾mi5、马ma5、美mi5、买mai5、鲤li5、懒lan5、两liCÐ5、惹Âia5、软nyEn5、野jia5、养iCÐ5、坐tshC5[] khi5、被phi5、弟thiE5、舅khiu5;又据詹、张1988,惠州这类字还包括:乳zui5、断thCn5、淡tham5、耳Ði5、舞mu5、码ma5、也za5、冷laÐ5、肾~:鸡肫khin5、上siCÐ5、下ha5/36、晚man5、艇thiaÐ5、鲩van5、鳝sen5、槛khiam5、妗kim5、满man5、礼li5等。

连平:尾mi5、马ma5、美mi5、鲤li5、惹Âiaa5、野½a5、坐tsho5[] khi5、被phi5、柱tshi5、舅khiu5、我Ðoi5、你Âi5、妗khim5

始兴:软ÂiC)5、件t»hiE)i5、柱tshu5、舅t»hiu5

南康:冷la)5、岭lia)5[] khi5

南雄乌迳:坐tsHo5、马mƿ5、社þiƿ5、杜tHu5、苎tþHy5、被(~子)pHi5、买mai5Ƥi5\m5、厚hE5、重(轻~tþHi«N5(庄初升2002根据万波的记音稿邮告)

 

b. 浊上B类字:全浊上的非口语常用字与一部分次浊上字分两路走,前者归阳去(大余是混入阳去后与阳去一起再归到阴平),后者归上声(以下简称为浊上B类字,全浊上者为B1,次浊上为B2)。

 大余点全浊上归阴平者与河源归入阳去的那类相当,大余无阳去调,浊去字一律归入阴平:论lC)1,豆thQ1,用iÈÐ1。连平:件khian56,始兴:件khian56,南康:t»hiEn56

从所列举材料可知,大余、河源、惠州等地的客家方言古浊上字的分化道路是个少数派,与其他多数客方言点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同。但本质上仍有其同一的方面----都是全浊上和次浊上不分,另归做一个调。不论全浊上还是次浊上都是各有两路的分化方向,就全浊上而言一般表现为文白读的分歧。凭着这个特点还是可以归入客家方言而与其他方言相区别:粤语和吴语的多数方言点以及闽语的部分点(如潮汕)是阳上的调类依然独立,北方话是次浊上与清上同流,全浊上与全浊去同流。沿海闽语(福州厦门)虽然情况相似,但某字归类的范围与客家很不一致(“耳雨远老卵蚁五雨两(~)(男阴,考释参严2002)”归阳去而“领岭暖买尾冷马软忍两(~)”则归上声,与客家几乎正好相反)。另外,在地理上这些方言点(惠州,大余,南雄等)与其他客家方言点连成一片,就其他音韵词汇特征而言也是与客家方言的本质共性多。

1.              客家方言古浊上字调类分化的性质与层次

 

就目前所知,绝大多数的客家方言的古浊上字都有A类和B类两个分化方向。那么此两路的归并方向孰早孰晚呢?

邓晓华(19931995)认为,从时间层次上说,浊上归去应早于浊上归阴平,源于中原汉语的客方言可能在进行浊上归去的音变过程中,由于音变扩展的不平衡性,还没来得及遍及所有浊上字,客家方言就独立出中原汉语,音变中断,剩下的残余形式在客家方言里按照自己独特的音变方式归入阴平。

, 1995曾在赣语南城方言的情况对比提出反对意见,本文也同意这种批评。最明显的是全浊上字归作阴平而读去声的则多数是非口语常用字,有异读的读阴平者是白读而读去声的为文读。按照一般的理解应该是白读的时间层次更早而非相反。其次A类字次浊上全浊上同流演变,参照其他保留阳上调的汉语方言来看,应是早期的音韵特征而B类字全浊上、次浊上多分流演变则该是晚期的特征。

本文认为古浊上字归阴平(河源类为阴去)是客家方言自身发生的早期的语音演变。这种演变暗示客方言的早期阳上调位曾经独立存在过,并且在北方汉语浊上变去,次浊上归阴调这种方式扩散到客家方言之前就完成了古浊上归阴平(或阴去)的演变(据梅祖麟1981,周祖谟19581988,冯蒸1987,北方话这种语音演变在中唐就已经发生,至迟在宋代已告完成)。因为阴平与清声母平声字对应,阳上与浊声母上声字相对应,清浊对立伴随调位对立,为此也须假定客家方言里浊声母完全清化了才发生这类字与清平字的混合。在完成这种音变后,由于北方方言区不断南下的移民和科举教育两方面力量的冲击,归入阴平的古浊上字又逐渐地被拉出去而按照北方话的方式分流演变。

至于客家方言分支河源类的演变,可能是在其他主体客家方言影响下的另一种音变。归并的范围与契机与其他客家方言点是一致的(详见文三)。

次浊上今读上声者不仅有口语次常用字,也有一批口语常用字,这点可能除了北方话的冲击(“岭理礼养武晚两猛敛引”在粤东口音的坪畲点有文白异读可以作为旁证,白读阴平而文读归上声)之外还有次浊声母在客方言中历来两归有关。在今天的客方言中次浊声母不论平上去入均有些字按照阴调类的方式演变(刘纶鑫1995)。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