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妩媚

新的一年,新的心情,新的挑战,新的起点...

 
 
 

日志

 
 

客赣方言浊上字调类演变的历史过程2  

2008-01-17 13:34:38|  分类: 仓颉之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客家方言古浊上字调类分化的类型

 

客方言各点在A类字和B类字演变模式上的差异构成不同类型,可分为如下的25类。

 

代表点

特点

同类型的地点

1.  阴平类:

特点是A类字归阴平

a. 梅县

B1类字归去声,B2归上声

梅县、陆川、西河、坪畲

香港、赣县、连南、三都

b. 宁都

B1类字归阳去,B2归上声

宁都、宁化、长汀、秀篆

c. 揭西

B1B2均归上声

揭西、武平、翁源、清溪

2.  阴去类:

特点是A类字归阴去

d. 河源

B1类字归阳去,B2归上声

河源(惠州)

e. 大余

B1类字归阴平,B2归上声

大余

 

三、对客家方言古浊上字早期调类归并的推测

 

在上节曾根据客方言古浊上字的调类分化特征推断客方言的早期曾经存在过阳上的调位。

那么这个阳上调类是怎样归入阴平(河源类的阴去)的?由于缺乏早期的文献纪录,唯有通过方言比较的办法来揣测。从历史开发来看,江西是客家形成的摇篮地,江西境内的汉人是客家民系的主要源头(周,游1986,葛剑雄等1993,谢重光1995)。客赣方言在语言特征上有很大的相似性,从发生学角度看是两个比较亲近的方言(罗常培1989,李,张1992)。就目前所知赣语也有不少方言古浊上字读阴平的现象。因为如上的三个理由,本文打算联系赣语的材料来推测客家方言早期阳上与阴平混合的历史过程。

 

1.古浊上字归阴平在赣语中的分布  

 

根据以往报告,古浊上归阴平不只见于客方言区,还见于江淮官话的通泰方言(江苏省和上海市方言调查组1960,鲁国尧1988,张建民1991)和赣语区(颜森19861993,李、张1992)。通泰方言浊上归阴平与客家方言不同,前者是全浊上统统与浊去字一起归阴平,次浊上与北方话一样留在上声,而客家方言则是全浊上只有白读层归阴平,而且归阴平的还包括次浊上字。因此,通泰方言与客家方言在发生上看不出有何内在联系。赣语区归阴平的情况多数与客家方言类似。以下根据李、张1992整理出赣语中古浊上字归阴平的材料:

都昌:坐、下、簿、肚、苎、柱、弟、被、后、厚、舅、淡、旱、伴、笨、上、动、重、断、*、凚(集韵渠饮切)*、妗*(部、待、倍、士、道、稻、赵、辩、荡---这几个倒是客家方言不常读阴平的)--32

吉水:坐、下、簿、肚、苎、竖、弟、被、是、伴、断、荡、厚、妇、舅、淡、上、动、重,舐***     **、我*、你*、尾---28

南城:坐、下、簿、肚、苎、柱、竖、弟、荡、厚、舅、淡、断、上、动、重,舐*,拌、凚、**     **、妗*、尾,据张,万1996补上:辫、棒、近、社、在、丈---33

弋阳:坐、下、簿、肚、竖、柿、抱、断、像、淡、动、重,奶,**、妗*---16

永新:坐、部、簿、苎、弟、被、厚、淡、动、重,舅*、簟*、我*、你*、尾*、痒—16

余干:苎、柱、抱、辫、舐*、混*、凚*、簟*,我*,你*---10

茶陵:辫,咬*、我*、你*、尾---5

新余:拌*、混*、尾---3

宜丰:舐*、混*---2

平江:舐*、妗* 

醴陵:菌*

说明:打*者根据词汇表的异读补入-----我,你,尾(树梢)     (涮碗)、(站立)、荷(挑担)、凚(冰冷)、簟(竹席)、妗(舅母)、拌(搅拌)、混(浑浊)。

浊上A类字的调类归并方式,到目前为止的报告,客家一定有[参看注解1],赣语则不完全。据李,张1992湖北的阳新、安徽境内宿松以及江西境内安义、修水未发现这个音变(这四处浊上的调类分化与北方话相似)据熊正辉1995,南昌也是北方话类型的。赣语内部尚有三个地点(安福,莲花,遂川)浊上字自成一类保留阳上调的,详参后文。与赣东相邻的福建的邵武,建宁,泰宁无此反映(与其他客赣点不同:清浊上一起合并为独立的一个调)。据庄初升2000,与宋的赣中方言关系密切的粤北土话也没有。

其余江西湖南境内的11点赣语则或多或少有古浊上归阴平的例子。其中,吉水、新余、茶陵、永新、弋阳、余干、南城也有少数次浊上归阴平的(看来桥本1973关于客家方言这个声调特点的判断(把此浊上归阴平看作其他方言没有的特点)需要修正,参黄雪贞1988)。又据张, 1996,南丰与乐安有较多的次浊上字归阴平。

黎川(颜森1993):坐、、动、淡、妗、下、     、辫、重、舐、被、肚、竖、柱、棒、在、舅、臼、厚、后、断、上、伴、近、肾(笔者据该书的同音字表整理,其中“舐”“肾”鸡肫原来用 · 表示,“辫”取自编织的意义。)--26字。

新干(颜森1983):“古上声全浊声母字今读阴平和去声,读阴平字较少,但却是最常用的基本词汇:舵、坐、下、夏~、簿、肚~脐眼、苎、被、是、、厚、臼、舅、淡、簟、辫、断、近、混~     、上~、重~。”----24字。

据颜森1986所列的浊上例字“米动”的调查可知:赣语区有近30各地点有古浊上归阴平的现象,除了本文已经列举过的还有:南丰、沙溪、宁冈、井冈山、万安、抚州、崇仁、宜黄、乐安、资溪、金溪、东乡、进贤、广昌、鹰潭、贵溪、余江、横峰、铅山等地,主要分布在赣中,赣东一带。赣北与赣西北一带比较少见。

何大安1988把赣语古浊上归阴平看作是客家方言的影响,张, 1996认为是南城方言的自身演变如此。本文同意后者,因为发生这一音变的地区不限于与客家方言相邻的地带(如宜丰、新干、抚州、余干、黎川、横峰等均远离客家方言区)。粤东客家倒流入赣是清代的事件,比较零散,构不成对赣语影响,其中修水县接纳客家甚多,而修水赣语却未见浊上归阴平者,相反赣东北的黎川、南城没有“倒客”,但却有相当多的浊上字归入阴平。此外客家方言里“笨社”读阴平不见于赣语区,而赣语里“肚是竖妗混簟”读阴平在客家方言中也很少见(这些字所代表的概念在客家方言里有别的说法),因此看不出谁影响谁。

考虑到客赣方言的历史联系,本文认为是两个紧邻方言共变的结果,这个音变首先在江西境内(很可能在赣中赣南一带)发生的,然后逐步地扩散到客家话的大部分地区。据一般了解,畲族客家迁往闽东浙南的大致从元末明初已经开始,而据畲族客家方言保留浊上归阴平的事实(郑张2001)来推测,发生浊上归阴平的音变的时间不会晚于明代。而畲族在闽粤赣交接带习染客家方言一定有个过程,再结合根据闽西,粤东的开发历史,本文倾向于把客赣方言浊上归阴平的时段确定在宋元两代之间。这个音变与现代客家方言的形成同步,因为几乎所有的客家方言点的浊上字都有这种调类归并方式[注解1]。浊上归阴平(河源类归阴去)意味着声母的清浊对立消失,因此客赣方言浊上字失去独立调类而归并到阴调,应该与客赣方言的浊音清化的下限有密切关系。

至于客家方言次浊上归阴平,不少论述认为是区分客赣的标准(桥本1973,李玉1987,罗杰瑞1989,黄雪贞1988),实际上赣语里面也有(如上述的黎川、南丰、乐安、余干、新余、茶陵、吉水、永新、弋阳等)。这些点字数不多,不如客方言典型,但本质上与客家方言没有差别。而赣语次浊上归阴平字数少乃至缺失状态还可从客家方言次浊上归阴平的内部差异的得到解释-----为什么不能说赣语在北方话的冲击下也像宁化、大余、秀篆那样逐渐地减少次浊读阴平而读上声呢?因此,古浊上归阴平(不论全浊次浊上),不但不能作为划分客赣方言的标准,反而是这两个方言关系密切的证据。

 

2.  客家方言早期阳上与阴平调值调型拟测

 

汉语的声调的特质表现在调型和调值两个方面,调类的归并往往是调型和调值接近的结果。笔者打算通过比较推测一下浊上归阴平的最初情形。

 

a. 客家方言西线古浊上A类字归阴去的启示

 

赣西南的大余,粤北的连平、始兴,南雄乌迳,粤中的河源、惠州等相邻的区域古浊上

A类字读为阴去调(参见上文二)。我们发现这些地点的调型有内在的一致性:都是升调,调值多为低升或中升(连平、始兴暂缺)。

       惠州 13(黄雪贞1987),河源12,大余24(李、张1992),乌迳12(张、万1996

这一客家西线小区的阴去调的调型暗示当时客赣早期阳上调的调型可能是升调。

根据易家乐1983,南雄城关与客家话在浊上字的分化上类别是一样的(次浊上分两类,全浊上也分两类)。其中A类(如“重近买有野咬”)却保留阳上的调类,这个阳上调的调值是与其乡下的乌迳点阴去一样的12调。而谢自立2000与沙加尔2001纪录的则是阳上调位消失了,A类字归到了阳平(阳平谢自立记为11,沙加尔记为21)。

 

b. 阳上调位还保留的三个赣语点

 

令人振奋的是赣语目前发现仅存的三个保留阳上调的方言的阳上调型正是升调!

莲花35   安福13   遂川24(据颜森1986

极有可能这三个位于偏僻的罗霄山区的赣语保留的阳上调型就是客赣方言曾经有过的阳

上调的早期状态。

 

c. 汉语方言保留阳上调位者也是以升调者为常见:

 

吴语(傅国通1985):湖州244,绍兴113,上虞13,萧山13,定海223,黄岩13,乐

34,永嘉34,温州34,瑞安34,平阳34,金华13,兰溪13,汤溪113,永康113,武义113,东阳24,宣平223,龙游13,常山445,广丰24

    徽语:休宁13(平田昌司1982

闽语:潮州35(北大中文系1989

粤语:广州13,香港13,番禺13,花县13,增城13,佛山13,南海13,顺德13,三水13,斗门13,东莞13(詹、张1987);博白23,南宁23,梧州23(杨焕典等1985

 

d. 阴平调型为升调的密集分布区

 

客赣方言中至今仍为阴平为升调的密集分布区(另一个阴平为升调的密集区是河南省,132个点中有104个地点是升调,据James Campbell 编辑统计的Tones in Mandarin Dialects),对比其他粤、吴、闽、湘方言区则未有如此集中的体现。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客家方言点虽然阴平单字调读为平调了,可是作为前字时的连读变调常为升调。如梅县(袁家骅等1989152页):“阴平字,如果后面跟随阳平、上声、阴入字,就读成微升的45,如: 商量soÐ44-45lioÐ11,鸡卵ke44-45lon31,书桌su44-45tsok31。”这种情况还见于永定下洋,深圳的沙头角,大埔等地。另外,从粤东、闽西迁出的客家飞地的方言阴平调基本是升调:赣西北的三都,湖南的酃县、新田县,四川的凉水井、龙潭寺、西昌、威远,台湾的四县腔客话,南平以及三明的客家方言岛(详见下文)等都是阴平为升调的,“礼失求诸野”,这些外迁他乡的客家方言保留的正可能是粤东闽西早期的阴平调型。要不然很难解释为什么这些外迁的客家为什么这么一致都是升调。因此,梅县等地点今日阴平读为平调是后来发生的变化,早期的客家方言的阴平应该拟为升调比较合理。

 

如下是客赣方言区的阴平调型为升者(序号后分别是地点以及该点阴平的调值):

 

(1).修水34 (2)武宁24 (3)永修35 (4)高安-24 (5)宜春34(6)分宜-45 (7)丰城24 (8)樟树35

(9)余江24 (10) 进贤24(11).南丰23 (12)广昌13 (13)乐安334 (14)安福334 (15)萍乡13

(16)宁冈35 (17)吉水334(18)吉安334 (19)吉安河东24 (20)万安24(21)定南35 (22)铜鼓24

(23)修水24(24)万载24 (25)奉新24 (26).井冈山24 (27)全南24,(28)寻乌24 (29)兴国24

(30)上犹24(31).永丰24 (32)宁冈茅坪24 (33)万安河田24,(34)信丰24 (35)赣县324

(36)崇义24(37)上犹社溪24 (38)安远35(以上资料据刘纶鑫1999)

 

(39)龙南, (40)会昌, (41)泰和, (42)峡江, (43)沙溪, (44)德兴, (45)江村, (46)上饶(据颜森1986)

(47)永新35 (48)新余35 (49)三都35 (50)西河35 (51)香港34 (52)武平45(53)秀篆-13

(54)建宁34(李如龙,张双庆1992)

 

(55)平远35, (56)紫金-45, (57)贺县35(58)酃县35 (黄雪贞1989)

(59)坪畲35; (60)拿口乡密溪口(邵武客话方言岛)35(61)南平阳后客家方言岛24, (62)四堡23(根据作者的调查)

(63)永定城关45(邓晓华1995)

(64)陆川45(杨焕典等1985)

(65)南雄珠玑巷23 (66)南靖曲江24(庄初升1993,1995)

(67)大田客家话方言岛24(陈章太1989)

68)阳西县塘口 3569)阳春县三甲3570)信宜思贺4571)信宜钱排34

72)电白沙琅3473)廉江石角45(李如龙等2000
(74)桃园2475美浓2476龙潭寺4577崇谦堂23(黄雪贞1989)

78)四县24 董忠司1996)

79华阳凉水井45(董同龢1956)

80)四川威远客家方言岛1381)西昌方言岛45(崔荣昌,彭锦维2002

82)湖南新田县客家方言岛35陈立中2002

83)上饶县铁山镇汀州话方言岛23(胡松柏2002

e. 因为两个调型是升调而混合调类的旁例

 

其一是澳门与珠海一带的粤语,据詹、张1987,这两处的阴阳上不分而合并为一个上声

调,调值是13。而珠江三角洲多数分阴阳上者往往阴上高升,阳上为中升或低升。

其二是福建闽西客家连城城关话,十里开外的文亨话阳去为24,阴入为35,而城关话则

阳去与阴入混合为一个调,调值35

    另外从语言类型学角度看,有多个平调的语言比多个升调的要常见。有5个平调的侗语(石锋、石林、廖荣容1987),有四个平调的穗港粤语(詹,张1988),四个平调的湘语衡山方言(毛秉生1995),可是有三个升调的方言点就非常罕见了。这可能与人的音域感知能力有关。调类合并发生在非平调的可能性比平调之间要大。这也是我们推测客赣方言早期阳上与阴平合并时的调型是升调的一个原因。

 

    综合以上种种,本文认为,当年的客赣方言早期发生阳上调归并到阴平调的时候该是声母的清浊对立消失之后,阳上的喉塞韵尾(参见严2000b)失落了,阳上与阴平都是一个升调的调型时(比如阳上为13,阴平为24),两者调值不断接近因此混为一个调类。

补充:

1998以坪畲点为例列出了140个有阴平读法的古浊上字,其中有个别有新的看法,在此做补充修正:

其中必须修改的有:

1.  ---南方方言把“站立”叫~,原来沿用学界惯常写法“”,今据严2000修正。

2.  ---奔跑,串出,粤东叫~,音liuÐ1原来考证为,今据严2002修正。

3.  演,口水,原来为俗字阑,今据严2002修正。

注解1

论文写毕,新近发现客家方言保留阳上调的地点有江西上犹县城东山镇(参见刘纶鑫1999p95)。上饶县铁山镇汀州腔的方言岛阳上亦独立,调值为阳上35调。这个现象可以说明,浊上归阴平这个现象在客家方言内部的扩散也是不平衡的。

 

参考文献:

北大中文系语言学教研室 《汉语方言词汇》(第2版) 语文出版社

董同龢 1956 《华阳凉水井客家话记音》 科学出版社

陈延河 1994 《广东省连山小三江客家话记略》 《首届客家方言学术讨论会专集》

陈立中2002 《湖南省新田县冀村镇六十担客边话的代词》《客家方言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

崔荣昌,彭锦维2002《四川客家话语音特点综述》 《客家方言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

邓晓华 1993 《人类文化语言学》 厦门大学出版社

       1995 《客家方言》(与罗美珍合作) 福建教育出版社

董忠司主编1996「台湾客家语概论」讲授资料汇编,台湾语文学会出版社

冯蒸   1987 《北宋邵雍方言次浊上归清类现象试释》 《北京师范学院学报》19871

傅国通等 1985 《浙江吴语分区》 浙江省语言学会

葛剑雄等 1993 《中国移民简史》 福建人民出版社

江苏省与上海市方言调查组 1965 《江苏省与上海市方言概况》 江苏人民出版社

何大安 1988 浊上变去与现代方言《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59(1)115-139

胡松柏2002 《赣东北铁山“汀州腔”记略》《客家方言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

黄雪贞 1983《永定(下洋)方言词汇》 《方言》19832~4

       1986《成都市郊龙潭寺的客家话》 《方言》 19862

       1987《客家话的分布与内部异同》 《方言》19872

       1987《惠州话的归属》 《方言》19874

       1988《客家话声调的特点》 《方言》19884

蓝小玲1997客方言声调的性质 《厦门大学学报》第三期

李如龙,张双庆 主编1992 《客赣方言调查报告》 厦门大学出版社

李如龙等2000《粤西客家方言调查报告》暨南大学出版社

李玉 1985 《原始客家话的声调发展史》 《广西师范学院报》19854

     1986《原始客家话的声母系统》 《语言研究》19861

     1987《客方言与赣方言之分野及其内部差异》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第1

林立芳 庄初升 1995 《南雄珠玑方言志》 暨南大学出版社

刘纶鑫 1994 《上犹社溪方言文白多音现象试探》《首届客家方言学术讨论会专集》

       1993 《江西大余方言音系》 《方言》19951

       1995 《次浊部分随清流》 全国汉语方言第8届讨论会 武汉

       1999 《客赣方言比较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 《浊上归阴平与客赣方言》《第三届客家方言研讨会论文集》韶关大学学报编辑部

罗杰瑞 What is a Kejia Dialect 《第2届汉学讨论会论文集》 台北

罗常培 1989 《语言与文化》 语文出版社

鲁国尧 1988 《通泰方音史与通泰方言研究》,日本《亚洲非洲语言的计数研究》30

麦耘,谭步云1997 《实用广州话分类词典》 广东人民出版社

毛秉生 1995湖南衡山方言音系1995.112-120

梅祖麟 1981 《说上声》原载《庆祝李方桂先生八十岁论文集》,台北。又载《梅祖麟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2000

平田昌司 1982休宁音系简介》 《方言》19824

桥本万太郎 1973  The Hakka Dialect -- A Linguistic Study of  Its Phonology, Syntax and Lexicon Cambridge U. Press. 1973

沙加尔2001 《南雄方言与客家话》 《方言》20012

石锋、石林、廖荣容1987 《高坝侗语五个平调实验分析》《中国语言学报》(JCL19872

谢留文1998 《赣语古上声全浊声母字今读阴平调现象》 《方言》19981

谢自立2000 《南雄雄州镇方言里的变音现象》粤北土话国际研讨会 韶关大学

熊正辉1995 《南昌方言词典》 江苏教育出版社

颜森 1983《新干方言本字考》 《方言》19832

     1986《江西方言的分区》 《方言》19861

     1993《黎川方言研究》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严修鸿 1994 《漳属四县闽南话与客家话的双方言区》(合作)《福建师大学报》19943

1998《客家话(坪畲)古浊上的调类分化》《第2届客家方言研讨会论文集》暨大出版社

      2000a《从南方方言里“肾、足氏、睡”的白读音看禅母古读》《语文研究》2000年第4

      2000b《连城方言古浊上字的调类分化》 《开篇》19期日本 早稻田大学

2002《汉语南方方言白读中以母古读的层次》《开篇》21期日本 早稻田大学

杨焕典等1985 《广西的汉语方言》 《方言》19852

易家乐 1983南雄方言记略》《方言》19832123-142

袁家骅等 1989 《汉语方言概要》(第二版) 文字改革出版社

周定一 1988《酃县客家话的语法特点》 《中国语言学报》第3期,商务印书馆

张建民 主编 1991 《泰县方言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张双庆, 万波1996南雄(乌径)方言音系特点》《方言》1996290-297

张双庆,万波1996 《赣语南城方言古全浊上声字今读的考察》《中国语文》19965

张双庆,万波2002 《客赣方言里的“编”“辫”》 《方言》20021

张维耿 主编 1995 《客家方言词典》 广东人民出版社

郑张尚芳 2001《浙南畲族话的特点及其来源分析》东南方言研讨会(2001·3上海师大)

周振鹤,游汝杰 1986 方言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

周祖谟 1958 《关于唐代方言中四声读法》 《语言学论丛》第2

       1988 《唐五代的北方语音》《语言学论丛》第15

詹伯慧、张日升主编1988《珠江三角洲方言字音对照》 新世纪出版社

1988《珠江三角洲方言词汇对照》 新世纪出版社

庄初升2000 《粤北土话研究》暨南大学博士论文

James CampbellTones in Mandarin Dialects

来源:http://www.glossika.com/en/dict/tones/guanhua.htm

 

作者单位:汕头大学 中文系

邮编:515063

电邮:yanxiuhong@163.net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