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妩媚

新的一年,新的心情,新的挑战,新的起点...

 
 
 

日志

 
 

记者亲历学车黑幕(学车记)  

2008-03-31 16:40:06|  分类: 公务员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亲历学车黑幕(学车记)

隋春青

六月初的一天,年近四十的我心血来潮想学车,第二天就到省公安交警总队院内的影山驾驶员培训队报了名,七月初考理论,九月底学上路,十月底就考出来了。

然而学车的酸甜苦辣郁闷在心里,不吐不快。

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起床,在济南市区西北角靠近黄河的美里湖附近学车。中午不休息,晚上很晚才收车,披星戴月的,累且不说,气人恼人的事却接而连三的出现。

你稍微出点差错,比如熄火啦、忘了踩离合啦、挂错档啦等等,在劳改队工作过的教练动不动像训孙子似的训人:

“车都让你捣鼓坏了,俺自己得掏钱修。”

“车怎么让您修?” 学员们都问。

“个人承包了。”我们都信以真,很不好意思,怎么办?给教练点补偿吧!大家纷纷给教练送礼,你一条烟,他两盒茶,教练都笑纳。偶然有一天从别的教练处得知,车的维修费用是公家出,众人皆惊。转而又想,教练能用心教,也值。

又一天,看到别的学员给教练送锦旗,大家说也给教练送。谁知教练说:

“30元钱就买个锦旗,要那有啥用?少来这片儿汤。”大家瞠目结舌。荣誉能用金钱来衡量吗?

有一次教练半开玩笑说:

“现在学车的人这么多,不找熟人根本上不了车,得排到明年。”我说我就没找人。他说你是捡了个漏毛儿,你报的是皮卡,学的是桑塔那,通知错了你才来的,你还得再交200元钱呢!”我将信将疑。我侧面问别的教练,我交的2500元就是学桑塔那的;再问其他学员,来上车时都没找熟人。我明白了这教练很能胡弄人,能”演”,没一句实话。

教练中午都回家,把我们放在市里,让我们自己找饭店吃饭。我们请他一起吃饭他从来不去。大家都说这教练真廉洁。

有一天,教练说中午有事,就把我们放在训练场,他独自走了。他说这儿有食堂。大家又是一惊:这儿竟然有食堂!

那天看到所有的教练和学员都在食堂吃饭,简单吃饱后继续练车。而我也从别处得知:这里有规定,中午教练必须在这吃饭,不许回家。那天教练把我们四人晾在训练场二三个小时才回来。看着别人一圈一圈的练,我们眼馋得要命!

这教练与别的教练不一样的地方很多,比如他先教给学员最难的。学员大部分没摸过车,上来就学最难的,就有畏难情绪,加上他像训孙子似的训人,有的学员就想半途而废不学了。

教练还与众不同的是,他指定让谁练,谁就上车练;学得快的就多练,学得慢的就少练,而不是大家轮流来。原来这里规定一个月可以考试两次,教练带出的学员越多拿奖金就越多。影山培训队为了扩大生源,鼓励教练多带学员。

这样有的学员就有意见:同样是花钱学车,凭什么有人多练有人少练?

教练有时一晾就把人晾大半天。

这教练天天是最晚收工,给人很辛苦的样子,为后来的索要回报做铺垫。

这教练还说:“学倒桩、移库没用,平时根本用不上。”我们都信以为真。

教练还赶鸭子上架,本来一个月的课程,他让你十天学完就参加考试。学员担心考不过,他就打保票。学员也都想早早学完拿到驾照,就听他的。

教练也让我学十天就参加考试,并且给我报了名。我借口身体不好退了出来。

十天后我再去学的时候,和我同学的仨人都考过了。恰巧碰上来交照片的北方的大个子小伙和南方的矮个子小姑娘,我问他们没请教练吃饭吗?他们说教练不吃请,但要点回报。三个同学就每人给了他100元钱。

我心一沉,感觉不是滋味。教练不吃请,不要锦旗,是为了这!我们也跑不了!

其他学员得知后纷纷说:咱请他吃饭,花钱更多,还不如给他100元合算;在培训队,教练问学员要钱已成了公开的秘密了;曾有人举报教练要钱,上级要处分,教练们集体罢工,最后就不了不之;有的教练让学员轮流请客;有的驾校的教练一年过十二次生日;有的教练让学员给车加油;有的问学员要油票、要烟,让学员买礼物等等。

我问了别的车的学员,并没有教练要钱的事。

和我一个车的学员仍固执地说:还不到时候,到时一个也少不了,都得给!

果然,一天晚上收工后,我们这期五个同学中最年青的女学员跟我说:

“刚才教练说得已经很露骨了,他说咱请他吃饭他不去,咱把钱给饭店还不如给他呢!咱是不是也凑份子给他?”

我说,他曾晾了我一天,还对我发脾气,还胡弄我给他送礼,我不再给他任何东西了,你们谁爱给谁给!

在考试前两天的上午,我看见教练单独跟那年青女学员就了一会儿话,女学员过来对我说:

“咱今天就凑份子,每人100元,下午就给教练。”

我说我不给,这是索贿,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你们也不要给。

“教练说他跟考官熟,只要给了钱,保证能考过。”

“还没考试就给他送钱,太过分了!”

“我们都给,你不给,对你不好。我可是为你好。”

“你别跟我说,权当我不知道这事。”我断言。

“没意思,你当不了大官。”

那天上午年龄最大的女学员没来,中午和往常一样我们四个人一起在饭店吃饭。

其中一个说:“咱把钱敛起来吧。”

他仨一人拿出100元钱交给中年男子。

又一位女士说:“写上名字吧,把大姐的也写上。”

男子拿出某市直机关的信封,写上四个人的名字。

下午,那位大姐来了,男子把信封交给大姐,那大姐往里塞了100元钱,亲手把信封交给教练。

教练嘿嘿一笑,用左手接过信封,装进上衣下方的左口袋里。

过一会儿,教练过来对我说:

“你交的学费不够,你交的皮卡钱,学的是桑塔那,还得再交100元钱。”

我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地说:

“你把我的发票给我。”意思是把钱交给公家也不给你。

他掏了半天也没找到发票,就走了。

我气愤不过,随口对那大姐说:

“教练再敢问我要钱,我就让他下岗!”

估计那大姐把话传给了教练,收工后教练叫住我,欲言又止,只说了句明天准时来。

回来后我反复琢磨,这教练肯定不让我通过考试。他如此大胆,肯定不是第一次索贿。权衡再三,我决定以记者的身份向省公安交警总队的领导反映问题。总队领导听后非常震惊,当即表态:一旦查实,立即开除,绝不手软!同时再三感谢我对他们工作的支持和帮助。

第二天一早,教练见到我说:

“那皮卡的差价我不要了。”

我看也没看他。

上午10:40左右,我们正在路上训练,教练接了个电话后,就让车停下,把大姐叫下车来单独说了五分钟的话。然后上车回到训练场,这时总教练接替了教练。

那大姐立即单独与每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儿。

然后中年男子就开始嚷嚷:

“学得好好的,马上就要考试了,为什么临阵换教练?咱找队长去!”

其他人跟着附和。

毫无疑问,教练与这四人已达成了攻守同盟。

总教练说:队长一会儿来找你们谈话。

中年男子一惊:

“找我们的事吗?”

中午,交警总队的两位领导、后勤服务公司的老总、驾驶员培训队的大队长以及总教练找我们挨个谈话,我如实地反映了问题。

几位领导说:

“我们这有规定,教练不准吃请,不准收礼,更不能问学员要钱。这个教练的做法严重影响了培训队的声誉,必须清除出教练队伍。”

然而,那四个学员却矢口否认送钱给教练。

中年男子说:

“我是我们单位的老干部处处长,我以二十多年的党龄担保,我没给教练钱!”

那大姐说:

“我是单位的党总支书记,我能干这事!”

那女孩子也说:

“我已交了二千多的学费了,干吗再给教练钱?”

当然教练也不承认收钱的事,结果是5:1,我处于劣势。

然而,我与教练前世无怨后世无仇,干吗要诬陷他索贿?!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是他们串通好了。

下午,总教练带我们练路,他让人们每人试试车。

“你们教练怎么教的?最基本的程序都错了!”

他去加油,在加油站发现了其他学员的发票,唯独没有我的。

在练倒桩时,有学员问总教练:“学倒桩有用吗?”

“怎么没用?你吃饭时停车不得倒车吗?在停车场车多的时候你倒不出车来能行吗?”

晚上后,我走时发现他们四人仍呆在培训队院内不走。

第三天早7:15,中年男子把我的发票给了我,说是教练让转给我的。我就知道他们四人昨晚与教练碰了头。

上午桩考,本来我们这辆车安排在倒数第二考试,突然来了一辆小轿车,下来几个领导模样的人,紧接着考官就点我们这辆车考。

几个学员都吓得哆哆嗦嗦,上去就息火。其中有位女士息了三次火。年龄最大的女士考了两次没过,磨了考官半小时,考了第三次,像乌龟爬似的,勉强通过了桩考。

总教练对桩考的评价是:

“严格来说,你们大部分考不过。”

在考完休息的空当,他们几个开始议论了。

中年男子说:

“就为这么点事砸人家的饭碗,何至于的,都在一个城市生活。”

那大姐说:“我工作35年了,除了入党、提干时领导找我谈过话,平时谁也没找我谈过话,这倒好,花了钱来找气受,昨晚一晚上没睡着觉!”

他们几个人就指桑骂槐地骂个不停。

中午路考,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辆考。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我们五人又都全通过了路考。

感觉像是在走过场,我刚挂到三档,考官就让我停车。

总教练说:

“一个车上五个人都通过路考,这种情况很少见。”

也许是我的举报引起上级的重视,考官接到指令对我们网开一面?

回到培训队院门口与总教练告别后,我听到中年男子对其他三人说:

“要不咱把钱敛起来再给教练送去?”

那大姐立即说:“别在这说,走,走。”

我就再也没和他们四人见过面。

第四天,培训队的领导又单独找我谈话,了解教练索贿的详情。因为他们五人的“串供”,给问题的迅速解决制造了障碍。

为稳妥起见,培训队领导又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工作,分别去他们四个人单位找他们谈话取证,落实情况。

第八天,那大姐打来电话:

“你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别来单位找我,都考完了,还没完没了的!再来找,我们四个也上你单位闹你去!”

说谎者终究心虚。

第九天,听后来的同车的学员讲,是总教练带他们练车。

半月后,那教练仍没上岗。

这教练找到我的同事替他求情,说这么大年龄找个工作不容易,千万别砸了人家的饭碗。过两天教练又找到我家,我不在家就人打电话,求我给队长说一下让他上班。

我想起了影山驾驶员培训队训练场的墙上写着斗大的字:

“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记得教练对这个标语很反感,指着标语就骂。

前不久吉林省查出的买卖驾照导致“马路杀手”增多案,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目前山东十七地市开始使用电子桩考试,抬高了考试的门槛。我省最近规定,三年以下驾龄的驾驶员出现重大车祸的,实行责任倒查制度,追究教练和考官的责任。

也许是曾有人检举过那个教练,也许是总队领导相信记者不会说谎,也许是他们要借机整顿培训队的纪律,总之,到第二十天,那位教练仍停职在家反省。而据后来的学员说,我学的这辆车已来了个新教练。

学车有了一些体会:

没学车时巴望着开车,学完车了就不想开车了。开车是个非常累非常容易出差错的活儿,一不留神就会出大事。现在明白为什么车祸这么多了。类似影山培训队这种驾驶员速成班,造就了一批驾车水平低劣的“二把刀”。想想大街上有“二把刀”们在驾车,我就胆战心惊,我不撞别人,别人还撞我呢!据媒体的朋友讲,影山培训队做为省队还算好的,下面一些培训队的教练更差!

车祸猛于虎,据报载,目前全国交通事故每年死亡10万人,伤20万人。三年车祸死亡人数超过了三年解放战争我军牺牲的总人数(27万人)。据悉,今年1—10月份,全省共发生交通事故32762起,死亡6167人,伤29671人,死亡人数仅次于广东和江苏,列全国第三位。济南市前十个月共发生交通事故774起,死356人,伤744人,列全省第七位。

“马路杀手”的多产,与一些肮脏教练和腐败考官有直接关系,他们难脱其咎!

一些有权力的党政机关的干部,视不正之风为家常便饭,他们对腐败现象有着高度的认同感。他们的软弱和不讲原则,助长了教练问学员要钱的歪风邪气,使腐败现象漫延到驾驶员培训队来了。这也是腐败在社会的各行业各层面各角落流行的原因之一。

11月18日,《山东青年报》以《记者亲历学车黑幕》为题,刊登了一个整版的我的这篇《学车记》;11月25日,本报发了《学车记》(上);12月6日,《都市女报》刊登了《”学车”之种种怪现状调查》,对济南所有的驾校的教练进行轰炸式的批评,其中例举了我举报教练索贿,在其他学员说”没有”、教练也不承认的情况下,教练仍被开除的例子。12月8日,省公安厅厅长曲植凡就《学车记》(上)做了批示,要求有关部门举一反三,对驾培工作进行整顿,坚决开除那些品行不端、见利忘义、素质低下的教练员和考试员。省交警总队的领导从网上下载了我这篇稿子,每人一份,学习整顿。

奇怪的是,我们报社的一把手,不仅不同意发《学车记》(下),而且批评责任编辑和分管的副总编,甚至不顾其他社领导的反对,竟跑到省交警总队向他们赔礼道歉,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调唆那被开除的教练找我们的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告状,说我胡编乱造让他下了岗,并把准备起诉我的材料交到主管领导那里。

我如实向党组领导汇报了全过程,阐明这篇稿子是正面歌颂交警总队领导严格执法,鞭挞个别教练的不正之风,体现了政协机关报的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特点,而我也尽了一个新闻工作者应尽的责任。

讲理的人毕竟是大多数,相信稍微有点正义感的人都会站在我这边。

而我也坚信,一把手的倒行逆驶,最终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搞臭了!

而新华社也在近日发了消息:毕业的学员出车祸的超过10%的驾校将被取缔。

已下岗两个月的那教练无计可施,有一天竟跑到我的办公室大吵大闹,并恐吓要杀了我,要揍我,要收拾我的家人。

我嘲笑他的无法无天,并建议他赶快上法院起诉我,也许他赢了还能找回工作。如果真上了法院,看那四个学员是否敢做伪证。

实际上我的这篇《学车记》既没点教练的名字,也没署我的名字,更没有那四个学员的名字,教练就是要上法院,法院也不受理。

而我署名的影山驾校已开除了教练,文章又是正面歌颂他们,他们也不会上法院告我。

总之官司打不起来。

我问他:既然我说的是假的,为什么影山培训队要开除你?

他说:我们有规定,只要举报就开除。

我心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又调逗我说:

“你有本事捅到公安部去!”

我说公安厅厅长批示了整顿全省驾校,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他又说:我把教会了开车,你一点师生感情都没有吗?

我说我是交了钱来学车的,你教车是你的工作。我从小到现在,教我的老师多了,我记都记不住,那来那么多感情。

他就大骂我是条狼,狠毒,是社会渣子,给记者脸上抹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说你骂我的什么用呢?还是快上法院吧,要不去找领导也行,走吧走吧!

我问他:

“你为什么不上法院,却把起诉状交给我们领导?”

他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缠了我两个小时,他看什么也捞不到,临走时气急败坏地再三威胁我:

“你等着,你等着!”

我把这教练来闹事的情况告诉了公安厅长的秘书,秘书说:你可以告诉他,公安机关在密切注意他的行动,他若是敢动手你就打110,再恐吓你就给他录下音来,上法院起诉他!

我把报纸寄给那四个学员看,四人悄无声息。估计那教练找过他们,让他们出面做证,他们都躲得远远的。

那北方的大个子小伙子倒是给我来了电话,说教练找过他,他答应不会承认给钱的事的。

我说教练也来找我们领导了,分管领导的态度是:希望他上法院起诉,如果我们反映的不属实,败了官司,我们赔礼道歉,我引咎辞职;如果报道属实,我们还有后续报道。

《山东青年报》的领导也是这个态度。

有好事者把我这篇稿子发在网上,没想到点击率还挺高,天南海北、全国各地的人给我发贴子,甚至还有人给我打电话。他们都说这是可读性极强的好文章,有的说要推荐给朋友看,有的说建议所有要学车的人都来看看这篇文章。湖北的一位女士来电说她学车时也是这样。上海的一位朋友说他们八个学车的人一起将教练开了。南京的一位朋友说他学车时给教练一千元钱。也有的贴子是骂那四个学员的。看来全国的驾校都是一样的。

此稿已发表于2004年月11月18日《山东青年报》、

11月25日《联合日报》

作者:隋春青

单位:联合日报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电话:(0531)5561129(小灵通)

6082823(办)

13953100709

电子信箱:suichunqing@126.com

scq199627@sina.com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