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妩媚

新的一年,新的心情,新的挑战,新的起点...

 
 
 

日志

 
 

我国多个特大金矿被外企圈占 不再鼓励外资进入  

2008-04-11 13:03:50|  分类: 公务员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黄金价格的上涨,黄金勘查筹资又趋活跃。自2003年后,数以百计的外国初级矿业公司和无以计数的独立找矿人卷土重来,他们活跃在中国的金矿勘探开采行业,形成了一个显著的群体。

据悉,这些矿业公司获利丰厚。贵州、云南、辽宁等多个储量过百吨的特大型金矿山,均被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外资矿业公司控股圈占。此外,矿山开发与地方社区发展、安全环保等各种矛盾也在凸显。

2007年10月,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低品位、难选冶金矿的开采、选矿以及冶炼等贵金属资源开发项目已悄然退出。这一动向被分析为国家更加注意黄金工业的产业安全,是限制外资进入黄金工业的一个信号。

根据国土资源部公开的信息,2003年外资对我国地勘业投入达14.5亿元,共取得探矿权74宗,采矿权148宗,分别占全国总数的0.9%、0.4%。虽然还是小头,但这些外国矿业公司找到的金矿让人心跳。

据媒体报道,我国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烂泥沟金矿、辽宁营口市盖县的猫岭金矿、云南东川播卡金矿,这三大金矿目前已探明储量均超过100吨,远景储量分别为150吨、300吨、400吨,被国土资源部称为“世界级金矿”。三大金矿分别为澳大利亚的澳华黄金、加拿大的曼德罗矿业公司、加拿大的西南资源公司掌控,外方控股比例分别高达85%、79%、90%。

据本报记者调查,三大金矿与被外资控股的方式很相似,多是中方地质勘查部门以采矿许可证和勘查许可证等为合作条件出资,外方以资金出资。

1995年,加拿大西南资源公司(Southwestern Resources Corp、下称“西南资源公司”)进入中国寻求合资勘查项目,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加拿大初级勘查公司之一。早期在内蒙古、黑龙江、云南等省区寻找金、铂钯项目,曾经是内蒙古乌拉特中旗217金矿项目勘查的参与方。

经过双方多次谈判,到2002年底,云南省209地质大队和西南资源公司最终达成合作共识,设立了云南金山矿业公司(下称“金山矿业公司”)。云南省核工业地质局209队投入云南东川播卡地区3块探矿权;西南资源公司投入310万美元,占有约60%的股权。

合资的顺利推进缘于云南的一系列优惠政策。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云南省则是全国第一个外商投资勘查开采矿产资源的试点省。合资的报告送达后,云南省国土资源厅一站式办清,西南资源公司第二天就拿到完备的矿权转让等批复文件,这让外商负责人“没想到这么顺当,没想到效率这么高,没想到中国人这么守信用”。

由于勘探需要不断增加投资,西南资源公司的股份也从60%激增至90%,堪称中国第一金矿。经过3年勘探后,金山矿业公司在2005年6月称,播卡金矿有150吨的储量,品位达到2克/吨至5克/吨,堪称当时中国第一金矿。

这是一个足以让投资者为之瞠目的“淘金故事”。三年来,金山矿业公司在加拿大资本市场的股价上升了400%,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初级矿业公司一跃成为加拿大高级矿业公司之列。

诸如此类的案例逐步增多。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黄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炳南告诉记者:“外资不是白求恩,他们相信有钱赚才会投。”这也暗示了外资与其说希望在中国找到矿,不如说更希望直接在需求地挖矿获得更高的回报。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专家们认为,鉴于资源紧缺、黄金投资属性增强的趋势,外资圈占我主要金矿山将在一定程度上危及国家金融安全。中国有必要调整特殊资源的管理政策,以保证相关产业的效益最大化。

新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低品位、难选冶金矿的开采、选矿以及冶炼等贵金属资源开发项目已悄然退出。刘益康认为,“此举表明中国政府对黄金等稀缺或不可再生资源不再鼓励外商投资”。

《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最早制定于1995年,是中国规范外商投资、引导进口操作性很强的一部法规,外商在中国投资企业的设立及税收政策均以此为基础。

事实上,近年在中国,关于“提高资源危机意识,限制黄金矿山的勘查和开采”等呼声不断。刘益康说,发达国家均对本国矿业企业采取“逼出国门”的政策,以保护本国珍贵而稀缺的矿产资源。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开采金矿需要具备相当多的资质,并须经过核准,但是,由于是试点地区,有一些规则云南没有实行。”云南省黄金管理局副局长王宜国告诉本报记者,“随着省黄金管理局的成立,今后到云南来开采黄金,将受到更加严格的规范。”孙文祥

(感谢中国矿业联合会地质矿产勘查分会常务副会长刘益康的支持,部分矿产勘查方面资料来自其所著《商业性矿产勘查》)

特大型世界级金矿几乎“拱手”送外企

1月8日电 新年伊始,国际市场上传来最新消息,原油期货价格突破100美元,黄金价格应声上涨到28年的最高点。

随着美元的不断贬值,黄金这一特殊产品的投资属性日益增强。然而记者最近到贵州、云南、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等地调查了解到,由于种种原因,贵州、云南、辽宁等多个储量过百吨的特大型金矿山,均被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外资企业控股圈占。中方在资源“贱卖”的同时,矿山开发与地方社区发展、安全环保等各种矛盾也在凸显。

受访专家认为,鉴于资源紧缺、黄金投资属性增强的趋势,外资圈占我主要金矿山将在一定程度上危及国家金融安全。中国有必要调整特殊资源的管理政策,以保证相关产业的效益最大化。

■世界级金矿被外资控股

经记者调查,我国有多家世界级金矿被外资控股。

据悉,我国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烂泥沟金矿、辽宁营口市盖县的猫岭金矿、云南东川播卡金矿,这三大金矿目前已探明储量均超过100吨,远景储量分别为150吨、300吨、400吨,被国土资源部称为“世界级金矿”。现三大金矿分别为澳大利亚的澳华黄金、加拿大的曼德罗矿业公司、加拿大的西南资源公司掌控,外方控股比例分别高达85%、79%、90%。

■“有水快流”使特大金矿被“拱手相送”

“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是历史上我国矿产品供应紧张时施行的政策,这个政策被一些地方官员再活化为种种“超国民待遇”,也助长了特大金矿被“拱手相送”现象。

据了解,在黄金储量大、品位高,被誉为中国第二个“金三角”的黔西南州,其“金矿之水”流速加快,所属8个县市均有黄金矿点分布,呈现矿点分布广、企业过度投资、外资享受“超国民待遇”的格局。

黔西南州所拥有的这座特大型世界级金矿山,几乎相当于被“拱手相送”,国内一些业界人士称之为黄金业的“马关条约”。

中国黄金协会原秘书长吕文元介绍,有关部门对黄金矿产资源缺乏总体战略性考虑,相关部门各行其政,地方管理混乱,是造成资源“贱卖”的制度因素。

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有水快流”的低回报开发模式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从新疆、内蒙、西藏等各地争相优惠招商引资开发黄金等矿产资源的政策看,极有可能重蹈贵州烂泥沟金矿“无效益引资留后患”之覆辙。

中国矿业联合会地质矿产勘查分会常务副会长刘益康认为,在国家对矿业缺少统一管理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尤其是西部地区争相降低引资门槛进行金矿等矿产资源开发,忽略资源成本、淡化当地百姓的长期受益等问题,可能会引发矿地矛盾尖锐、资源枯竭、环境恢复困难等问题,影响当地可持续发展与和谐社会建设,得不偿失。

■从源头加强黄金管理

接受采访的专家一致认为,应高度重视黄金的投资属性,调整黄金矿山的管理政策。

张陶伟教授、高德黄金的首席专家张卫星等提出,应警惕“美元崇拜症”,从源头加强黄金矿山的战略地位。

全国政协委员、法律专家李汉宇认为,黄金矿山开采的经济利益巨大,应主要由国家掌控。近年我国黄金生产和黄金市场管理政出多门,有些外资、民资企业游走于政策与管理的灰色地带,国家利益大量流失。李汉宇建议,应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对现有黄金矿山管理等进行政策调研,梳理地勘部门手中掌握的黄金矿权,谨防被贱卖,并针对存在问题采取相应对策。

刘益康说,发达国家均对本国矿业企业采取“逼出国门”的政策,以保护本国珍贵而稀缺的矿产资源。而在我国矿业秩序没有彻底好转,矿业政策不配套的情况下,找到一个金矿,哪怕只是一个苗头、线索,在黄金高额利润的驱动下,这个点立刻就会变成一个新的滥采滥挖点,新的资源破坏、人口问题就会产生,就会变成新的污染源,存在新的矿难隐患,还可能成为新的腐败基地。

因此,他认为,应提高资源危机意识,限制黄金矿山的勘查和开采。(瞭望新闻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