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妩媚

新的一年,新的心情,新的挑战,新的起点...

 
 
 

日志

 
 

扬州沐浴: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2010-03-27 20:18:34|  分类: 營養健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沐浴,对扬州人而言,不仅是卫生的需要,也是文明的标志,质量的尺度,精神的享受。沐浴休闲是扬州社会文明的地域文化的反映。
   奉献沐浴物质服务的高品质,创造沐浴精神境界的高品位,是扬州沐浴文化的基本特征。而这一点,当代沐浴中心是通过“三分沐浴、七分休闲”来完成的。扬州 沐浴已经把沐浴休闲变成了为社会服务的场所,不但在池下以宽敞的沐浴空间,独具匠心的各类浴种,富蕴沐浴文化的设施,使您尽情享受身心的愉悦,沐浴的轻 松;而且,池上部分柔和的灯光,考究的装
饰,使人仿佛置身于诗般的殿堂。
  需要休息的,有气派的休闲厅,舒适的包厢房,宁静的睡眠厅,处处洋溢和谐、温馨的气氛。
  需要交流的,有会议室,设有先进的语音系统和投影仪,探讨、研究、联络、洽谈,是成功人士的理想天地。
  需要修饰的,有美发美容厅。这是扬州三把刀中的又一把金刀——理发刀设在沐浴中心的窗口。酷的发式、美的面妆在这里诞生。这里使每一位都焕然一新出春天的容颜。
  需要运动的,有健身房、乒乓室、桌球房,可练肌、可强力、可挥拍、可击球……练出一身汗,再来个“回龙”,重新跳入浴池……人们领略的是酣畅淋漓的快活境界。儿童专门辟有乐园,那是一个童真的天堂!
   需要美食的,扬州沐浴人的准备就更为周到。因为,这是扬州沐浴的传统服务习惯,以前的老澡堂总与一家餐馆、食店相近,比如“永宁泉”与“大麒麟阁”茶食 店前后相接,“教场浴室”与“九如分座”茶社相对而望。现今的沐浴中心都设有豪华精致的餐厅,有整席大菜,有风味小吃。中国四大饮食流派之一的淮扬美食, 会将人引领进高雅文化的情境。所以,浴场茶吧、咖啡吧的饮料中西合璧,应有尽有。既供中国传统的绿茶、花茶、红茶、功夫茶、柠檬冰茶,又供西方色彩的现磨 进口摩卡、圣多斯、原豆咖啡。茶文化的醇韵将人三杯通大道,一斗神游天。
  给沐浴精神境界提炼明确的地方文化主题的,是“二分明月假日山庄”。 这个把环境园林化、设施现代化、管理规范化、服务全优化、休闲产业化、规模集约化,作为企业发展方向的大型浴城,从徐凝咏扬州诗:“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 无赖是扬州”中汲取了灵感,客人一进二分明月假日山庄的大门,就会看见一幅精美的喷绘画面,文字隽永,足底按摩是“健康长
寿,始于足下”,修脚是“刀飞指绕,妙手回春”,擦背是“刚柔相济,周身舒泰”,中式按摩是“点到为止,舒经活络”;楼梯道装帧了图文并茂的人物特写,有“万 绿 丛 中 一 点红”、“纤手著出保健文章”。步入大堂,迎面是一组生意盎然的风景画面,是放大了的盆
景, 也是缩小了的园林,让人实实在在地联想到绿色的原野。浴池里,放置了一组川派风格的石山盆景,在一串小彩灯的辉映下,营造出田园式的恬淡与温馨。最近,他 们发行了四枚磁卡电话,第一张是“休闲服务一条龙,只缘身在仙境中”,第二张是“会聚三月烟花,共浴二分明月”;第三张是“环境优雅是园林,池水旁边有绿 阴”;第四张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善解人间沐春风”。这些,都给客人带来了回归自然的心理享受。
  与“二分明月假日山庄”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 “聚浪潮”浴都的古典欧式风格。它的装潢竭尽豪华、精致典雅。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在旅游古城升起,为扬州沐浴文化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其前厅部装修采用 高贵典雅的意大利米黄大理石,异域风情浓郁,安全的红外线探测自动寄存柜让顾客放心休闲,豪华的西式家具更彰显绅士风度。餐饮集餐茶两用多功能,汇聚台湾 茶道、淮扬菜、粤菜等全国名小吃,是品茶聊天、洽谈业务、朋友聚会、尽显孝道的好去处。健身厅设有桌球、司诺克、乒乓球,健美瘦身一显身手。网吧是自由宽 带,上网冲浪,还可以尽情享受图书浏览、名典金曲和精彩游戏。影视厅采用国际新型的数码投影仪,画质逼真,使人身临其境,人性化设计的专用沙发床,舒适无 比,是享受都市豪情、欣赏名片大作的最佳选择。包房装修豪华,别具一格,温馨舒适,是商务会谈、招待贵宾、好友聚会的佳境。美容美发厅会聚名师名剪,设计 全新形象,专业美容。保健部有专业正规保健、预防、治疗等全面的服务及咨询,为顾客解除疲劳,增进新陈代谢、促进组织再生、增强抵抗能力。
  将中西方沐浴文化溶合起来的不止“聚浪潮”,还有“锦江之星”。这个大浴场将欧洲古典风格与现代建筑工艺融为一体,豪华经典、美奂绝伦;尤其是其服务内涵与经营风格体现了扬州传统沐浴文化与现代沐浴文明的交相辉映。

扬州沐浴说略
  著名作家、学者曹聚仁在《食在扬州》一文中说:“扬州人爱上茶馆和浴室,所谓‘早晨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是也。”皮包水是指赴茶社吃茶,水包皮则指去澡堂洗浴。唐代《荆楚岁时记》记载:每年农历腊月初八那天,扬州节度使李通裕便设斋烧汤,为 500僧人沐浴熏衣,认为不但能除身上污秽,还能涤洗心垢。这是一种宗教性沐浴,它告诉人们,洗身是表结心是质。正如古人所讲的“澡身而浴德”。
  宋代吴曾的《能改斋漫录》中载有“浴室挂壶”一条。浴室要挂作为商标用的壶,当然是公共浴室 了。老扬州的浴室门口都要挂一个灯笼,中午点亮凌晨吹灭,一点亮就是告诉顾客,本浴室开张了。所以扬州有句歇后语是:“澡堂的灯笼——天天挂”。曾经做过 扬州太守的宋代文学家苏轼,不但常到浴室洗澡,还不时找人擦背。有他的一首《如梦令》词为证:“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擦背人,尽日劳君挥肘, 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也就是对擦背人说:“请你手脚要轻些,我常来沐浴,身上没有多少污垢。”追溯扬州沐浴历史,已有二千多年以上,天山汉墓陈列 馆内西汉广陵王刘胥的墓内,就有专门的沐浴间。陪葬的铜灯铭文记载为:名“尚浴名甲九”。据专家研究分析,扬州在东汉已有浴室,而且还属于高水准的。明清 时代,沐浴已发展到鼎盛时期,据清代李斗《扬州画舫录》记录:“(扬州的浴池)如开明桥之小蓬莱;太平桥之白玉池;缺口门之螺丝结顶;徐凝门之陶堂;广储 门之白沙泉;埂子上之小山园;北河下之清缨泉;东关之广陵涛;各极其盛。”当时扬州最大的浴室为城外坛巷的顾堂和北门街的新风泉,澡堂的格局是:“并以自 白石为池,方丈余,间为大小数格,其大者近镬水热,为大池。次者为中池,小而水不甚热者为娃娃池。贮衣之柜,环而列于厅事者为座厢,在两旁者为站厢,内通 小室,谓之暖房。茶香酒碧之余,侍者折技按摩,备极豪侈。”据同代人林苏门记载:清代时,扬州城内外澡堂数以百计。扬州沐浴业之兴旺,可见一斑。
  过去常有人把浴室称作“混堂”,它的来历是:老浴室的司炉工要把水烧烫,常常半夜起来生火,炉 膛上有一只大铁镬(锅),就是头池旁边那只很大很大的铁锅,盛满了水,炉工把它烧很烫后,水自然而然流到头池内。而二池(中池)和娃娃池的水还不甚热。那 怎么办?有一专门看水口的人,用一只桶或木棍,跳在水中,将头池与二池搅拌一番,使之冷热混和,这就是江浙沪一带称浴室叫“混堂”的来历。
  李斗列举了这么多扬州浴池,其中不少店名都很优雅,且与“池”与“泉”相关。洗澡用的水池大多 是白矾石做的,干净、清爽。“方丈余”指大池一般在 10平米以上。“间为大小数格,其大近镬者水热为大池”。所谓大池是靠近铁锅最近处。扬州人习惯叫头池。上有用防水良木隔成的木格,防止老人和小孩滑进或 烫伤,而又利于一般人烫脚之便,想的很周到。
  “贮衣之柜,环而列于厅事者为座厢,在两旁者为站厢,内通小室,谓之暖房。”浴客来洗澡要有个 地方脱衣服、休息。这里也有普通和中高档之分。普通间在两边,炕位也比较短,一般只宜坐着休息,但澡资比较便宜。适合天天洗澡的劳苦大众。稍好些的炕位长 一点,衣厢在座位上边四周,脱穿方便,人也可以躺坐休息。再高档些则是所谓“暖房”也就是后来的“雅间”,厅虽小却很精致,可睡可躺,又靠近头池的炉灶, 气圆,在没有空调的明清时代,暖房相对要舒服得多,虽然收费也高些,但仍受上等人士、大夫欢迎。
  下一句讲“茶香酒碧之余……”也就是吃饱了,喝足了,有专门侍者(服务人员)为你按摩、推拿、备极豪侈,舒服极了,当然是要另付费的。
  扬州人会洗澡,无论从那个角度讲,都可以说是享受生活的一种表现。有人说,洗澡为了卫生,这恐 怕不是惟一目的。解释不了天天泡澡人的心理。其实,扬州的澡堂是一个公共社交场所。洗完澡可以品茗、聊天,也是会友讲闲之处,甚至可以在此谈谈生意。熟人 往往不期而至,是碰头会面极好地方。扬州的浴室还是个新闻发布中心,上至世界大事,廉政反腐,下至单位轶闻,邻居栽花养狗,都是谈论的话题,你可以躺着闭 眼,便听到种种最新消息。遇到想不通的烦心事,上浴室洗把澡,躺上半天,再捶揉敲摩,便散去了郁闷,轻松愉快地出门。有的澡客高起兴来还坐在浴池边上哼上 几段“二黄”、“西皮”,你就由着他喊吧,品品他的韵味也顶有意思。
  《扬州画舫录》谈到扬州的浴室与民风民俗时,还有一段记述:“男子迎亲前一夕人浴,动费数十 金,除夕浴谓之‘洗邋遢',端午谓之‘百草水'。”过去男子结婚前一日,一定要到浴室洗一把澡,既清洁,又是礼仪。当然要花不少钱,包括“喜钱”。春节前 夕,无论贫富之家,定要洗把澡过年,浴室为此延长至深夜。但池小人多,卫生条件也差,水已邋遢成“米汤”色了。端午节是热天,澡堂往往将一些中草药煎好后 放入池内,待客前来沐浴。这“百草水”洗后,预示你一年健康、长寿,诸事如意的良好祝愿。
  清代《望江南百调》词中说:“扬州好,沐浴有跟池,扶液随身人作杖,摩沙遍体客忘疲,香茗沁心 脾。”顾客一进浴室大门,立即有服务员迎上前去,根据不同情况,安排座位,毛衣外套、贵重物件一律叉挂,其余打包,送上热毛巾给你擦脸,泡上香茶;服务员 手拎大铜壶分三次将茶水倒入杯中,滴水不漏,人称“凤凰三点头”;再送上一双 革及 鞋,过去是木制或草席织编,可防滑,现在一般改用塑料鞋。要是浴客年龄过大,就有人将你搀扶入池,也就是“跟池”,“人作杖”是指服务员像是顾客的手杖。 服务员大多熟悉顾客习性,像脚如何烫,背如何擦,在池子里闷的功夫多大,喜欢不喜欢烫水等,都为你安排得妥妥贴贴,使顾客感到舒心。最受老浴客钟情的是大 炉膛烧出来的水和气。暖池内雾气腾腾,叫“水暖气圆”。年龄大些的澡客一进池总喜欢先靠近头池木栅栏边坐下,用毛巾沾一沾头池里滚烫的水,开始小心翼翼地 搓揉有脚气病的脚丫,慢慢享受“洞房花浊夜不如开水烫脚丫”的那种滋味。也有少数人睡在木栅栏附近,享受池里涌涌布上的热浪,有点像现代的洗桑拿。暖池里 的水热而不太烫,可以将整个身子泡在水里,享受真正的“水包皮”了。娃娃池是温池,孩子们喜欢在此戏水、洗浴。
  民国以后,浴室炕位也有所发展,分为长短炕两种,均木制。夏天铺席,冬天铺褥子。长炕又分普通 间和雅间。服务等级最优者为苏唱街的“扬州浴室”。一般浴室堂口有 20多座位,雅间则2-6人不等。浴池分官盆、洋盆和客盆。所谓官盆、洋盆,即浴缸大多放在雅间附近,用搪瓷或较高档的水泥浇铸打磨而成,配香皂及化妆 品。
  当时,扬州的浴室约 40余家,按市民人口比例计算,算是多的了。大多为私人经营,盈亏皆归老板,极少数的是同仁股份经营。工人工资采用拆账制,按营业额劳资双方按一定比例分 成。小服务(敲背、按摩)一般由服务员自得,故服务非常热情、周到。民国晚期,扬州始有女浴室,只有扬州浴室女子部和双桂泉附属女林浴室两家。解放后,又 增加梅岭泉、曲江、淮海浴室及女子部。改革开放后新建的沐浴、休闲中心,不仅男女浴室齐配,且设备豪华,环境整洁,沐浴种类多,服务配套齐全,不可同日而 语。
  建国初期,扬州共有浴室 24家,遍布老城区各地,从业人员近500人,到1956人对私改造,实行公私合营后,建立了“浴业经理部”,浴室合并为20家。60年代,特别是由于 “文革”冲击,全市属商业系统管理的浴室只剩下12家,服务也大大简化。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实行市场经济,浴室办的多了起来。除私营、个体外,尚有工厂、 学校、机关、招待所、街道等,计240余家。按扬州城区不足50万人口比例计算,恐怕可算作是全国第一了。
  扬州沐浴除众多外,在服务技艺上也有着浓郁的特色,总的是热情、周到的人性化服务。
  扬州沐浴概述
  扬州三把刀的"修脚刀"就是扬州沐浴的涵盖俗称。扬州人很会洗澡,很懂洗澡,很爱洗澡,就形成了"早上皮包水"(指扬州人吃早茶的习惯)相对应的"晚上水包皮"的维扬特色。
  当"水包皮"上升为传统服务项目,紧密联系于扬州人的劳动和智慧的服务,经过加工、改造和创造的"扬州修脚刀"就已经成为社会与人的对象,也就积淀成为文化现象了。
  扬州沐浴,如同扬州园林,淮扬菜肴一样,既有北方的朴直,又有南方的清婉。朴直便显诚意,清婉遂具细腻,就使扬州沐浴的服务呈现出雄秀并兼、南北咸宜的特色。
  洗澡对扬州人而言,不仅是卫生的需要,也还是文明的标志,礼仪的盘桓,质量的尺度,精神的享受了。扬州沐浴,也就成为一定历史时期的社会文明和地域文化的反映了。
  扬州修脚刀虽小,却有着长长的源头,深深的根基,重重的分量。扬州沐浴文化,以其鲜明的民族性,流淌于世界沐浴文化的长河中;
  扬州沐浴文化,以其独特的地方性,凸立于中国沐浴文化的丛林中;
  于是,历史赐予扬州沐浴文化一个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名字:"扬州修脚刀"!她以东亚沐浴流派始祖的身份驰名全球!
  扬州沐风浴俗,为风为俗,正是流行于特定时代的扬州人所参与、所创造、所熟知、所喜爱的。它的产生发展是自然融于生活而渐进,消亡则是伴随时代前进而必然悄然无息,没有了纳凉,没有串门,这一份民族文化遗产就弥足珍贵。
  无可讳言,扬州浴堂有风俗,有事象,进步与落后共存,高雅与普及同在,但不必究根溯源,不必交待流变,不必分析甄别,不必备求精当。浴客们在扬州浴堂里真切地感染到那气氛,品尝到那味道,获得那感觉,进入到那境界,才是最实惠,也是最关键的。
  那境界以一个字概括,便是"俗"。境从俗中来,这俗便是风俗,便是民俗,甚至有些世俗;浴堂小世界,世界大浴堂,每个浴客既是境界的创造者,又是境界的享受者,扬州沐浴人在浴堂--那个特定时空的双重构架中,创造了"有我之境"。

老扬州的“水包皮

    水包皮”就是在浴室洗澡。这是老扬州对洗澡的生动描述。  宋 代吴曾《能改斋漫录》中载有“浴处挂壶”一条,浴处要挂壶,当然就是公共浴室了,可见扬州在一千多年前便有了公共浴室。老扬州的浴室门口还作兴挂一个灯 笼。有句歇后语叫“澡堂里的灯笼——天天挂”,足见挂灯笼和挂壶是同一种作用。《邗江竹枝词》上说,当时扬州“城内外澡堂数以百计,凡堂外有立厢、有座 厢、有凉池、有暖房、有茶汤处、有剃头修脚处;堂内之池取乎洁,用白矾石界为一、四,池之水温凉各池不同”。《仇池笔记》上记道,苏东坡不但去浴室洗澡, 还找人擦背,并和擦背的打招呼说,请阁下手脚轻一些,鄙人身上不脏,没有多少污垢。昔日的浴室场景竟如此鲜明地跃然于目。

 

   在 浴室里“水包皮”是扬州人的一种生活享受。进浴室不仅是洗澡,还可以修脚、捏脚、刮脚、捶背、品茗、小吃、聊天、理发、刮胡子、闭目养神,总之忙得很。从 上到下、从里到外、从精神到身体,都有忙的内容。忙完了,然后就呼呼大睡,跑堂的会在你身上轻轻地盖上一条大毛巾,等你睡醒了,又立即递上一个热手巾把 子,全方位服务,其乐无穷。

 

   浴池一般分为头池、大池、娃娃池。头池上面盖着粗木条制成的栏架,浴客往上一躺,池里的热气涌涌而上,有点桑拿的意思。大池里的水热而不烫,可以将整个身子泡在水里,这时,“水包皮”算是“点题”了。娃娃池面积不大,是温水,小孩泡在里面击水嬉戏,活象一群“水猴子”。

 

    往 事越千年,忙忙碌碌的现代人早已没有了老扬州的那份闲适。如果说老扬州的“水包皮”多少有些没落时代畸形消费的反映,那么今天的沐浴休闲则有完全不同的含 义,它成了节奏紧张的现代人片刻宁静的港湾、调节身心的泊位。奔忙于职场的劳累与疲乏在清波碧水中荡涤而尽,商务合作伙伴在“坦诚相见”中更显得气氛融 融。

 

"水包皮"遗风的形成

 

    扬州人为什么有着"晚上水包皮"的 遗风?澡雪垢滓乃人生一乐,难道仅仅是为了洁身么?倘是如此,那么时延今日,太阳能、液化气沐浴已趋普及,寻常家庭沐浴条件亦已大为改观,为什么还喜欢上 浴室?尤其是老浴室,更喜欢天天泡老澡堂。是的,老澡堂里有烫火、有圆气、有热茶、有老友,更有已经溶化于他们意识深处的维扬文化特色的民俗境界。

    一进扬州老浴室的堂口,就等于步入江淮"民俗博物馆"。昔日,"洗把澡"的主题是极为丰富的,有老友聚会、酬浴来宾、房屋出租、田地转让、排解纠纷、江湖拉场、暗透行情、撮合媒妁、满师答谢、商务洽谈、办案侦察……浴客们上水之后,一把热毛巾捂上脸,一口元宝茶喝下肚,大围巾盖身,二朗腿晃起来,吞云吐雾之间,漫无边际的神侃海聊便开扬了:

    东家说长,西家道短;北方打仗,南边下雨;富春包子、共和春饺面 ;西门毡帽、彩衣街长袍;李家的伢子百露抓周,王家的姑娘发奁暖房;打铜巷的锡酒壶保温,得胜桥的三把刀锋利;新胜街的假古董骗人,便益门的抖抖翁戏童;大冬置了何许年货,腊月蒸了多少点心;听说书、看杂耍、下棋猜迷,踢毽子、放风筝、养鸟戏虫……呵,好个热闹的浴堂,好个生活的浴堂!

    这里是方言土语的原声道,这里见流年逸事的活化石。

    时 至今日,虽然话题变了,变成了港澳回归,润扬大桥,严惩腐败、打击走私、海湾战争,全球反恐,但是,毫于遮拦、海阔天空的陈势没有变,那种亲醇、亲切、亲 和的气氛没有变。依然是插科打诨,悉听尊便;依然有飞蝶似的热乎乎、白松松的毛巾在空中旋,准确地飞到浴室手上;依然有"噼噼拍拍"的敲背声,穿插着"踢踏踢踏"的木屐声给以伴奏,脚下有修脚大师"修刮捏"舒舒入骨,枕畔有乡音土戏"大开口"声声入耳,头顶是香烟雾气袅袅盘旋……浴客们如饮阵年老酒,如品五泉佳茗,一切都忘怀了,即使在家里着了闲气的,也都烟消云散了,他们开始陶醉了!

    而偏在此时,堂口的服务员们一开口又妙语连连, 以一系列充满浓郁地方风情的扬州沐浴行话此呼彼和,如珠吐玉盘,更将浴客们带进了扬州传统沐浴的特殊境界之中。

    这里的浴室设施,传热通道中九条龙,传热口叫金龙,挂衣服钩叫衣桩;

    这里的人,服务员叫跑堂,站堂口的是老堂,下池服务员是玩闷子的,柜台卖筹子的是老搁,客人叫老交,儿童顾客叫小秧子,老板叫老天,胖人叫老肥,老年人叫老停,北方人叫老北;

    这 里的服务及项目,修脚叫扳指子、老凹、凹皮、划皮;修括叫凹通;用刀的全部综合过程,叫吃刀;撕术刀,遇斜行丝、逆向丝,以刀刃划点,叫钻;磨刀,在磨石 上挡几下叫定口;在挡皮上磨刀叫挡刀;修脚时浴客心慌、头晕、面白、出汗甚至晕倒,叫晕刀;修脚时,进刀切割了病变深层组织,造成出血,叫逛了或冒浆;烫 脚叫钓鱼;大毛巾、小毛巾叫大拦子、小拦子,客人进门先上毛巾,以稳住客人,内含经营技巧;捶背叫撒点子;擦背叫老摸;捶脚叫通洒;开水叫本色;茶叫青 子;水烫叫辣;蛋叫滚头;酒叫三六子;面叫千条;傍晚喝"下午茶"吃点心叫啖伙。

这里的数字,12345678910叫成溜、月、汪、直、中、神、心、章、爱、抬。

    这里的客人状况,出手阔绰大方叫壮;难以服侍叫老调;客人离店叫叉;尤其是汗多,叫法更绝,叫王朝马--引自包公身边两员大将:王朝、马汉,缺""即指谐音"",颇有灯谜文化遗韵;同行则叫老伙、靠膀子的;

    浴客的服装,帽子叫顶风;上装、长衫叫大篷,或大鹏;裤子叫叉子;鞋叫踢拖子;补救子叫钱筒子;眼镜叫二饼。最是跑堂的那一声"-脚!"嘎调,丝毫不让京剧《四朗探母》的"叫小番--"声震浴堂,响遏行云!

    这 实在是一份原始形态完整的扬州沐浴的口头创作。有的从用途说,有的以形状分,有的描摹动作,有的寓意吉祥,其醇厚实在的乡音,生动谐喙的俚语,睿哲机智的 叫唤,反映了扬州沐浴人朴素的审美情趣,唤起了人们对老扬州的无限眷恋。浴客们聆听了这样一份绝好的通俗的民间文学,怎能不"步入瑶台"陶醉于扬州风俗文化的境界中去呢?

 

名闻天下的扬州擦背

 

       扬 州很袖珍,也很精致。表现在方方面面斥有:食不厌精,细切神烹;浴不厌强,擦背人微,按摩修脚,堪称一绝。扬州人知得潇洒,懂得消费。勤奋工作、品尝美食 和勤沐细擦是每天生活之大内容,素有“早上水包皮,晚上皮包水”的习俗。早晨,到附近的茶社去品茶,尝点心,傍晚,到澡堂去沐浴、擦背、按摩、修脚。从古 至今,已经成为扬州人传统的生活方式。

 

       浴室内有专人擦背、按摩,最迟在宋代就有了。曾经做过扬州太守的文学家苏轼一阕《如梦令》可以佐证:“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这里的揩背人,就是浴池的专门擦背工。别小看了擦背,这可是一门独特的服务技艺。

 

       擦 背方法有两种:干擦和潮擦。干擦即先用毛巾搓擦去掉身上污垢,再打肥皂,用水冲洗。潮擦过去用得多,也比较简单。先将浴客周身冲湿后,再用敲扁后泡在热水 里的皂角,直接在客人身上擦洗。解放后,皂角树少了,皂角难寻,大多改用肥皂了。无论那一种方法,都必须按一定流程操作。

 

       澡客进了浴池,一般都是擦背师傅主动上前招呼:“先生,要不要帮您擦一下?”如果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也就正式进行运作:客人坐在擦背专用的木凳上,那木凳上大多垫着一条潮毛巾,防止身体滑出。改革开放以后新建不少上档次的沐浴休闲中心,已将木凳入为擦背按摩床了。床长约 1.8 米,上面蒙着牛皮,再铺上一条浴巾,躺在床上擦背按摩,当然比过去舒服多了。

 

    客 人坐好或躺下后,擦背师傅用干净的毛贴放入右手,连转两圈毛巾便缠在手上。右手在左手上用力拍一下,告诉客人擦背开始了。他先用左手将顾客的头发向后理一 下,带毛巾的右手便在客人额上左右均匀地擦开了。鼻子的两侧、嘴唇上方、耳朵的后面及脖子,整个头部仔细擦遍后,再在客人脊背上来个“顺水推舟”,一推到 底,再按原地返回来个“珍珠倒卷帘”。稍后便在客人背上依次来回,像农夫犁地一般,一畦不漏,客人身上的污垢便被堆成一段段的细圆条,纷纷地往下掉。

 

        接着为客人擦两个膀臂,擦膀子又是一种招式了,先擦手面和指缝,擦背师傅包着毛巾的手掌像锉刀锉木梳一样来回穿梭。轻若蝴蝶穿花,慢如晴蜓点水,似切如搓,令人感到无比舒心。而搓擦两臂时,又像鱼跃水面,虽有涟漪,但不轻不重,力度适中。

 

        当 擦到颈部时,要请客人稍弯下腰,擦背师鼓足劲头,一气呵成。凡是老擦背师傅都知道这一道理:擦背时一定要根据每个客人的不同身材、年龄、体重及不同部位, 掌握好分寸,该轻则轻,该重则重。有的地方要擦得慢些、细些。有的部位则要轻柔些,因为这是要害部位,如用力过猛,皮肤擦出红色痕迹,有可能波及内脏。待 擦到小腿时,同样不能用过多力气,因为小腿皮薄肉嫩、骨脆筋酥,要使巧劲。擦背师坐马势一蹲,将客人小腿搁在他的大腿面子上,全悬搓小腿。扬州擦背师用腕 有度,似风指芦花,举手得当;若浪卷浮萍,继而除垢。无切肤之痛,轻亦去污,有舒缓之感。与前处擦背相比,前者若说是千军擂鼓,万马奔腾;则后者是雨打芭 蕉,沙沙滚动。最后擦背师傅还要为你简单拍打、按摩几下收场,名曰:“结庆有余”。

 

        总的说来,是:“四轻、四重、四周到”。“四轻”即:喉部、乳部、颈椎和小腿骨处要轻;“四重”即:臂部、背部、膀子、大腿部要重;“四周到”即:手夹、腿、足跟、腋下要擦得周到。扬州沐浴业擦背细致,周到,轻重得当,功夫过硬,在海内外是有一定名气的。

 

扬州修脚刀

 

  修脚刀在扬州人手中,已经不只是一门技术,还是一门艺术,成为独具地方特色的扬州文化的一部分。

  人的一生双脚平均走12.5万公里,每走一步要承负35倍全身重量。俗话说:树枯根先竭,人老脚先衰。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的脚甲修理和足部保健纳入到扬州沐浴中。

  迄今为止,见诸文字最早的扬州修脚活动的清康乾间人董伟业的《扬州竹枝词》,其中的“求条签去修双脚,嗅袋烟来剃个头”,证实扬州修脚业至少已经走过300年左右的历程。而与董竹枝同时代的扬州人石成金已将“修脚”列入人身“四大快事”。

  经过扬州老一辈修脚师的奋斗研究,扬州修脚刀终究跻身全国修脚行业先列,成为三路鼎立的霸主之一。这三路是:江苏路,以扬州为中心的长江中下游及江南地区;河北路,以北京为中心的华北、东北地区;山东路,以济南为中心。三路之中,自然是江苏扬州流派独占鳌

头,阵营最大、技术最精、享誉最高。

  20世纪初以来,扬州修脚界已经出现了六大元老流派:一是以市二届政协委员崔同兴为代表的实践经验丰富、修得圆铲得尽的崔派;二是以尹锦城为代表的手脚轻快、修得嫩、圆、尽的尹派;三是以60年 代市人大代表委长富为代表的下刀稳、下手轻为特色的季派;四是以郭勤为代表的以刮脚放血见长、理论实践俱佳的郭派;五是以王大安为代表的善于治疗鸡眼、肉 刺等脚疾,享有“快手王飞刀”美誉的王派;六是以王元鼎为代表的专拿嵌趾为优势的王派。他们和金汉甫、王岐山等老修脚师一起,表明扬州修脚刀已经形成了独 立、特色、完整的技艺体系。这是一门传统绝技成熟的标志。

  这样,至建国初期,扬州已有修脚工60多名,1966年减少至40人,1979年仅剩12名,一些治脚病的妙医良方也被抛弃。1979522日《人民日报》发表《十年树人事不宜迟》的短

评,呼吁拯救扬州“三把刀”。1980年以后,扬州浴室业重视培养修脚人才。1982年,建立了扬州修脚研究组。1987年,建立扬州市修脚协会,并对技艺娴熟的修脚工授予修脚师技术职

称,推动修脚事业的发展。1987年,扬州有一级修脚师6人,二级4人,三级5人。1988年,扬州浴室业在中学毕业生中招收了4名第一代女修脚师。其中的两位,后来成了扬州修脚界的当家花旦。

  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扬州市沐浴协会成立,扬州修脚刀迈上了产业化、医学化、艺术化的崭新台阶。崔同兴和解放后成长起来的朱庆华、高同林、朱才林、包林弟、陆松林6位于1990年度获省商业修脚高级技师,以及吴刚、陈文治、孙夕泉等又带出了侯筱林、杨长敏、陆琴、周业红等新一代修脚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160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